吴飙的微自传



由懵懂村童到以物理为生



我1970年生于江西乐安。那是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后的第六年;两天后,中国第一颗人造卫星开始环绕地球。当时父母亲在异地工作, 无暇照顾我。不满周岁, 我就被送回江苏老家,在一个小村落里由祖母抚养。

在祖母的悉心照料下,我的童年非常幸福,无忧无虑,尽管物质上我们只能温饱度日。村里莫要说电视机, 收音机和书刊也很罕见。村外的世界对我来说只是地平线上绵延的山峦。屋内的墙上挂了幅巨大的画像,大人们说那是伟大领袖毛主席。作为一个纯稚懵懂的孩童,我不知道"主席"是什么,更不明白"伟大领袖"是何意思。我也没兴趣问;田里跳跃的青蛙有趣多了。

1977年,我回到父母身边开始读书。我很喜欢上学。因为校园里有很多同龄的玩伴而功课对我来说一点不难,我只是偶尔为写作文犯愁。父母对我们要求很严,每天晚饭后都要学习三个小时。大部分的这段时间我都在读父亲为我买的各种数学书。从这些数学书中,我不但学习了远远超出学校课程的知识,而且认识了很多大数学家,象高斯与欧拉。我梦想着成为一名数学家。

可是我最后却学了物理。由于功课很好,我免试上了大学。理所当然地我要去数学系。但父母亲都极力反对,他们想要我学生物或医学。作为妥协,我选择了物理。父母勉强同意了:学物理的人应该会修收音机, 谋生应该不成问题。可惜的是我现已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我仍然不知如何修理收音机。

刚入大学时我还常惦记着能不能转系去学数学,直到某一天我遇到了量子力学。量子世界里那奇异而不合常理的行为令我震撼。我曾花费了数个月的时间试图推翻海森堡的不确定关系。自此以后,我便成了一个快乐的物理系学生,在物理学的世界里享受无尽的乐趣。大学里,我每日都是雷打不动由下午6点一直学习到午夜。大一下学期是个例外。那是1989年4月,一场大规模的学生运动爆发了。我见证和参与了这期间发生的各种大大小小的事件。在六四悲剧发生前我离开了北京,原因是 6 月 1 日我接到母亲病重的电报。我仓促奔赴家中, 却发现母亲安然无恙。

1992年我进入中科院研究生院。在这里我囫囵吞枣地学了很多高级物理课程,同时也花了不少时间死记硬背许多生僻的英语单词,准备托福和 GRE考试。在这期间, 我发表了第一篇论文拿到了硕士学位。

1995年我前往美国的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攻读博士学位。一切都是新的,不同于中国,而且我的英语完全是“高分低能”,不能自如应付日常生活。我花费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去适应, 渐渐地过了语言关,学术上也开始取得一些进展。我在2001年拿到了博士学位。在此期间我遇见了莹莹;我们结了婚。我们现在已有了三个可爱的儿子,其中两个小的是双胞胎。

在美国九年之后,我回到了中国,先在中科院物理所工作,2010年我开始在北京大学工作,以物理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