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公告
学院新闻
校友代表王晨扬先生在北京大学物理学院2021年毕业典礼上的发言
发布日期:2021-07-16浏览次数:

王晨扬,北京大学物理系1997级本科生、王晨扬-程雅物理教育基金联合创始人。


各位老师、同学们好:

谢谢物院的老师们给我这次机会和大家交流,这对我是一个荣誉。

祝贺大家拿到了北大毕业证。我猜大家和我当年一样,为了进北大,为了毕业,都没少做题。这次,我就想和大家聊聊解决问题这个事。

现在有个说法是“小镇做题家”;这个“做题家”有一些贬义,说有的人只会刷题,别的啥都不会。其实,问题包括很多种:第一种是学校里的习题、考试题;第二种是工作里的技术问题;第三种是人生中的问题。我觉得,一个人的能力体现就是看你能不能解决问题:如果你能把工作里的问题解决得很好,那你就能发很多paper,或者职业发展很顺利;如果你能把人生里的问题解决得很好,那你就会很幸福,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上学的时候遇到的习题、考试题都是有答案的问题,有答案而且你能做出来,是因为那些题是出题人精心给你选的;今后你碰上的问题就不一定有这么好的性质。

工作中的大部分问题是比较简单的,是有答案的。但是,如果你是从事一些比较困难的技术类的工作,简单问题还是挺多,而且你都很快解决了;真正你每天琢磨的是一些关键的问题,理论上有答案,想要得到答案却非常困难或者不可能。比如说围棋,规则定了之后,先手赢还是后手赢就已经确定了,是存在确定下法的,但这个答案太复杂了,下棋人或者“阿尔法狗”比的是谁能更接近这个答案。学物理的人,有一点我比较欣赏的,是直觉比较好,可以把实际问题简化成一个可以解的模型,那么就需要在模型描述实际问题的准确性和模型的可解性之间作一个妥协。在工业界,这种能力很重要;你的目的就是把问题解决得有效,解决得比你的竞争者更好。

第三种问题是人生中遇到的问题。比如,毕业之后是读研、工作,还是出国;比如,入哪行,去哪个单位,跟哪个老板;比如,跟谁结婚,生几个孩子,孩子该去哪个学校,房子这么贵,该不该买。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一些体会和分析这些问题的框架。

第一,要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比如,是要做学术、当教授,挣钱、去工业界,还是去当公务员,或者是要爱情,为了和另一半在一起,去另一个城市的稍差一点的位置。这个事情的技术含量,是要理解自己想要什么是会随着自己的阅历而变化的。比如,你现在看10年前你想要的东西,可能很可笑;现在的你如果穿越回10年前,肯定会给当时的自己一些忠告。那么,10年后、20年后的你自己也可能会给现在的你一些忠告。作选择的时候的技术含量,就是尽量想办法预测一下:以后的自己对现在的自己的忠告会是什么?不是你现在想要什么,是今后的你忠告现在的你应该想要什么。

第二,要了解自己,知道自己相对于别人优势在什么地方,然后尽量发挥自己的优势,这样会事半功倍。有的人善于琢磨事,有的人善于琢磨人。咱们学物理的大多数都是喜欢琢磨事情的,但是我们碰到的社会上的人很多是更善于琢磨人的。比如我自己,很明显是一个琢磨事情的人;我现在就经常提醒自己:什么事情我能干,就该我干;什么事情我最好听我老婆的;什么钱轮不到我赚,我去瞎掺和,八成是上当被骗的。当年,我知道自己当不了销售,所以我就选了整天和数学、还有计算机打交道的量化交易。给大家一个反面例子:我认识的一个朋友学术背景很好,有很牛的一个技术。他在福建开了个工厂,用这个技术生产手机镜头,结果他每天把时间、精力大部分花在管理生产工人、应付监管和销售上。这个朋友的长处是技术很强,但是他把时间都花在其他事情上面;他应该做的是找一个信任的人去帮他处理其他事情,这样自己就可以专心领着团队搞技术,效率会高很多。

第三,我想说的是:解决人生问题的时候,要讲原则。比如,有底线,有责任心,有毅力,有契约精神;比如,不干危害自己国家、民族的事情。总之,就是得靠谱,这样才能长久,路才能越走越宽。

年轻人喜欢说“内卷”“躺平”,我觉得是因为没有明确的远期目标。如果找到自己想要什么,并为之努力,解决一个个的问题,克服一个个的困难,是个很有成就感的事情。我们北大物院的毕业生是中国,也是全世界最优秀的一批人。希望大家都能达到自己心中的那片星辰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