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公告
学院新闻
新生代表翟翀昊同学在北京大学物理学院2021年研究生开学典礼的发言
发布日期:2021-09-10浏览次数:


尊敬的各位老师、同学们:

大家下午好!

我是来自物理学院现代光学研究所集成光学与量子信息专业的翟翀昊。很荣幸,今天能够作为研究生新生代表,和大家交流开学伊始的所思所想。

虽然已在这座园子里经历了四载春秋,可我丝毫没有觉得乏味——北大是常为新的,在北大的我们也是常为新的。每一次回到园子里,总会有不同的际遇和感受。我们热爱这个地方,同时也会批判这个地方;我们在这里体验各种思想的交流与智慧的碰撞,我们在质疑与争辩中成长。这是我四年来所感受到的北大最鲜明的特点。祝愿在座的每一位同学,尤其是来自其他学校的同学们,可以毫无顾虑地融入这样的氛围,一起领悟北大的魅力,一起在积淀了123年的底蕴中追随大师的灵魂与步伐。

我和物理的缘分其实挺磕磕绊绊的。起初是初中时偶然读了霍金(Stephen W. Hawking)博士的《时间简史》,便对物理中那些违背直觉的结论十分着迷,惊叹于将三维平直空间扩展为四维弯曲时空的壮举。后来,又看了对我影响颇深的《上帝掷骰子吗:量子物理史话》,在没有任何数学基础的时候去了解量子理论,真的有种小时候仰望天空的感觉,那就是种种雄奇瑰丽,只可窥其貌,而不可知其源。我迫切地想知道:20世纪初物理学天空存在的两朵乌云为何被称为“乌云”?薛定谔的猫究竟是不是又死又活的?物质的波粒二象性到底是如何呈现的?所谓的多世界理论是否预言了平行世界?等等。就是这样,仅仅凭本能的好奇心便足以在少年时代坚定地把物理作为未来志向,但高考结束后,考虑到就业等现实因素,我还是在家人劝说下选择计算机专业作为志愿,几乎与真正的物理研究失之交臂。

幸好北大灵活的本科教育体系给了我跨院选课并最终成功转进物理学院的机会;对于我来说,人生难得找到一件自己由衷热爱的事情,能够坚持初心实属一种幸运,能够失而复得更是十分惊喜。当系统地学习物理之后,我才知道众多有悖于直觉的物理现象背后实则有着坚实的数学基础,同时也有着强大的实验支撑。物理学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洁,但优美依旧;物理学家的理想不渝,那就是:解释万物!

古今中外,一代又一代物理学家前赴后继地投入到探求自然世界新奥秘、攀登人类文明新高度的事业之中,而我们也将加入他们的队伍,甚至为之奋斗一生。然而,做研究毕竟与我们本科时的学习大不相同;我们不再是去用既定的方法解决问题,甚至有时候可能连问题都找不到!借这个机会,我想把四十多天前刚刚去世的温伯格(Steven Weinberg)教授在2003年为研究生总结的四条黄金法则(golden lessons)分享给大家,共勉之:

1、没有人了解所有的知识,你也不必如此(no one knows everything, and you don’t have to)。

2、向混乱进军,因为那里大有可为(go for the messes - that's where the action is)。

3、要原谅自己虚度光阴(forgive yourself for wasting time)。

4、学一些科学史,至少了解你所研究的领域发展(learn something about the history of science, or at a minimum the history of your own branch of science)。

我的理解是:我们没有必要在掌握所有的知识以后再去做研究,而要在做研究中去获取知识;我们应该允许自己在一些复杂问题上浪费时间,习惯在知识的海洋里迷路;我们应该意识到自己工作的价值,从而获得极大的满足感。

而关于我们所要研究的方向,我曾有幸听过文小刚教授的课,他在课间开玩笑:“如果我告诉你们哪个方向有研究价值,那多半这个方向已经快被别人研究完了;真正有价值的方向往往是自己发现的。”而他也正是这样去做的。我们永远无法去先验地判定某个方向的研究价值。在标准模型建立之后,很多人都认为人类距离解释万物仅几步之遥,谁曾想在安德森(Philip W. Anderson)教授那篇“More is different: broken symmetry and the nature of the hierarchical structure of science”指引下,凝聚态物理如今发展为最活跃、最丰富的学科之一?而在经典计算机理论建立若干年后,谁又能想到量子计算如今遍地开花?

希望我们未来几年,至少保持学术上的纯粹性,保持从事科学研究的专注与执着,保持攀登科学高峰的勇气与韧性,能够看淡挫折与得失,做回曾经那个饱含科学志趣、追逐物理新知的自己。北大物理学院在今年5月份才刚刚庆祝成立二十周年的纪念日,也就是说,她应该比我们在场在的每个人都要年少。期待我们未来几年,与这样一个拥有百年学科辉煌但依然迸发青春力量的学院擦出不一样的火花!

最后,我想用杜甫的一句诗作结,二十五年前李政道先生在北大演讲时引用过,虽不是其原意,但确是北大物理人的真实写照:

“细推物理须行乐,何用浮荣绊此身。”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