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公告
学院新闻
本科生代表俞启威在北京大学物理学院2021年毕业典礼上的发言
发布日期:2021-07-14浏览次数:

尊敬的各位老师、亲爱的各位同学:


大家上午好!我是物理学院2017级本科毕业生俞启威,很荣幸能作为毕业生代表,和大家分享在物理学院四年的一些心得。

相信大家在迷茫的时候都思考过一个问题:我们为什么要学物理?我是通过信息学奥赛(NOI)保送后再转到物理方向的,选择物理,既不是因为物理简单,也不是因为学物理收入高;真正的原因是我喜欢物理学的思维方式。物理学家相信客观的事物总是可知的、可以解释的;希望对一切事物建立理性的认知系统,不论研究对象是浩瀚的宇宙,还是复杂的生命系统。薛定谔在1944年写过一本书,题目叫《生命是什么》(What is Life? The Physical Aspect of The Living Cell)。在书中,薛定谔提出生命体系为了保持有序结构,必须不断消耗负熵,以维持非平衡态。当时距离DNA(脱氧核糖核酸)双螺旋结构的发现还有大约十年,生物学家对于生命的分子基础知之甚少,物理学家却敢于直接思考生命的本源。生命体系的非平衡热力学直到今天仍然是生物物理学研究的热点之一。这便是我心目中的物理思维:不管已有的知识多么匮乏,物理学家总能抽象出基本的物理模型,找到问题的核心。

回顾过去四年所学,我想最重要的也许不是具体的物理知识,而是物理学的独特思维和对真理的执着追求。在物理研究中,我们在面对未知时永不退缩或放弃,而是利用已有的证据一步步建立物理图像,不断更新、丰富我们的认知。这正是物理最吸引我的地方。有了这种思维方法,我们可以研究任何问题,进入任何领域。不论以后走向何方、是否从事科研,永远都是物理人!

燕园四年,我们不仅是物理人,更是北大人。回忆四年前的开学典礼,我印象最深的是一句诗朗诵:“今天我们以岩浆的形态,在太阳升起的地方集结,嵌入燕园的血脉。”当时的我因为从属于“北大”这一伟大的概念而热血沸腾,感受到前所未有的使命感;四年的学习和生活却使我认识到“燕园的血脉”不是某个抽象的符号,而是身边每一位默默付出却又闪闪发光的北大人。在来到北大以前,我以为在沉重的现实面前,“不忘初心”只是虚无缥缈的幻想罢了;北大的老师却让我看到真正的学者可以永远保持纯粹的求知欲,为了追求真理和培养人才而倾尽一切,北大的同学让我看到真正独立的灵魂不必屈服于现实的桎梏。随着毕业临近,我越来越意识到“思想自由、兼容并包”在今天的社会真的是一种奢侈品,这份自由来之不易,弥足珍贵。感谢身边的每一位同学和师长:你们的一言一行教会了我如何在困境中坚守自由的思想和健全的人格,给了我“知其不可而为之”的勇气。

从物理学院毕业,大家会前往世界各地,进入各行各业。不管怎样,我们都是北大人,都是物理人。感谢物理学院的悉心培养,感谢燕园的无限包容,更要感谢身边每一个人的朝夕陪伴。扪心自问,北大在这四年给予我的东西,我努力一生也不可能报答其万一。

临别之际,珍重万千。祝大家前程似锦,谢谢!